受创县市叫苦连天
2021-05-06 08:1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譬如,当李鸿源直指,“治水若只谈钱就没解,再编600亿(新台币,下同)或6000亿,地方若继续超抽地下水,一样没有用。”串联5县市首长的台南市长赖清德则回应,“如果李鸿源亲自到地方走一趟,看看淹水原因,再检视治水成果,他会明了,我们不是只会向中央要钱。”

谈治水,若只是论技术问题,那会单纯许多,但要是扯到政治问题,不仅牵涉政党立场,也有选举考量,再加上个人政治利益的算计,既错综复杂,也模糊焦点。

治水是百年大事,需要世世代代的接力、前仆后继的奋斗,以及超越党派门户之见、以众生为念的胸襟。云林县长苏治芬在脸书提及“8年前的总合治理方案,没有与综合治水方案一起推,最为可惜。”其实,这正是李鸿源倡议的“总合治水”概念;苏又说,“流域治理”与长期的土地规划、空间伦理改造是可并行的,恰巧李鸿源始终主张“建立流域治理的伙伴关系”。

其实,在县市长联手力争预算的过程里,蓝绿并非必然的对立,甚至还有那么一点雪中送炭的味道。以台北市长郝龙斌为例,在赖清德因台风假放太慢而挨骂之际,他出面缓颊,直言首长难为,盼民众体谅。

台湾每年都有台风,尽管政府、民间相继在水土保持、河川整治的工作上投入庞大心力,然而,逢台必淹、遇雨成灾,依旧是台湾不分南北普遍存在的现象。这次“康芮”台风来袭,即说明地区淹水岂会分蓝绿,土石崩裂更不会挑时看日。

因此,云嘉南与高屏纷纷公布治水成效,借以佐证每分钱是用在刀口上,沉寂数日的内政部,则除了列出经费的分配排名之外,索性再公布各县市执行不力的排名,把云嘉又痛批了一番。一句“每个县民雨水下水道建设经费不到一个茶叶蛋”,让当局和地方的政治口水战越演越烈。

不过,郝龙斌后来致电云嘉南4县市长,询问是否需要支援,却未获得明确回应。等到江宜桦南下勘灾,县市长们却又跳出来陈情,让外界不免有“前倨后恭”的质疑,也使得主动探询的郝龙斌有些尴尬。

正因为淹大水和土石流都无关政党或蓝绿,所以当绿营执政的5县市长齐聚一堂,为争取治水预算向当局请命,甚至要“内政部长”李鸿源站出来,教“行政院长”江宜桦怎么治水时,一个原本应该超越党派、地域的公共政策议题,却成了政治问题。

坦白说,受灾地区地方首长对北市暧昧、向当局喊话所呈现的两样情,显示“治水问题政治化”的严重性。一方面,地方县市长之间未能真正摆脱党派思维,即便是来自首善之区的善意,不同党派也会瞻前顾后;另一方面,则是一切向钱看,地方父母官的集体陈情说到底还是为了钱。

一场“康芮”轻台风造成台湾中南部惨重灾情,随后临去秋波甩尾北上的豪大雨,又重创基隆。由于水淹成灾,使得受创县市叫苦连天,也掀起地方与台当局的相互叫阵,为治水预算的编列与成效吵翻天,令人看得眼花撩乱。

一场“康芮(康妮)”轻台风造成台湾中南部惨重灾情,随后又重创基隆。受创县市叫苦连天,也掀起地方与台当局的相互叫阵。台湾《中国时报》今日发表社论指出,谈治水,若只是论技术问题,那会单纯许多,但要是扯到政治问题,不仅牵涉政党立场,也有选举考量,再加上个人政治利益的算计,既错综复杂,也模糊焦点。

显然,朝野谈治水未必是两条平行线。苏治芬与李鸿源一通电话,相谈甚欢,说明只要不是政治挂帅,没有利害算计,双方应不难找到交集与共识,否则就算是大禹再世,也没辙!

悲哀的是,在台湾政坛只要碰到暴雨成灾,总是难逃“水灾政治学”的积习。比方说,身为灾害应变中心指挥官的李鸿源,点名部分县市的防灾非常消极,随即引来在野党的反击,又是下跪,又是呛声,当局与地方互杠,为了治水的钱争得面红耳赤。

深入地看,因为民进党执政时编列8年800亿治水预算,现在执行时限即将到来,绿营南部5县市长要求再加码6年600亿,不管是要以特别预算续编,还是回归公务预算,让1年100亿的治水经费隐然成为一种政治标的。地方有不达目的绝不终止的盘算,而中央则有钱应花在刀口上的考量。

政治攻防至此,已是口水多过治水,在地方与当局皆各自算计之下,谁还会在乎那份“立法院”批评治水成效不彰的最新报告,或者马英九所言,拼治水“中央地方一条心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uangmingzhao.cn十大信誉平台app_hi合乐彩票平台登陆_真钱棋牌平台大厅_捕鱼平台送金币版权所有